皇冠代理

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应坚持创新导向

  把握整体性特征,急需科学认识生态系统交互过程与机理。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提出要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生态环境是统一的有机整体,要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然而,传统资源生态环境科学工作一般从水、土、气、生单方面展开,碎片化的研究成果很容易顾此失彼,无法顺应自然规律实现对生态环境整体保护和系统修复。中国科学院长期以来以野外台站为依托,通过对典型脆弱生态系统物质能量循环过程、机理开展全面深入研究,为区域生态系统修复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例如,在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与生态综合治理方面,中国科学院以安塞水土保持综合试验站等野外台站为依托,系统开展了黄土高原生态环境特征、演变规律及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水土保持型生态农业系统结构功能及调控原理,流域健康诊断与管理理论及方法等研究,提出合理开发利用农业资源、改善生态环境、恢复重建退化生态系统的途径和措施,为黄土高原建立稳定、高效、持续发展的农业生态系统提供科学依据、途径和模式。因此,要在把握山水林田湖草整体性特征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强基础研究,科学认识生态系统内部以及不同生态系统之间物质、能量交换过程,识别生态系统对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响应机制、弹性与阈值,解析不同尺度下生态系统协同演化规律、退化机理与主控因素,为实现山水林田湖草系统的统筹共治提供科学依据。
 
  把握区域性特征,急需因地制宜发展生态修复绿色技术。我国幅员辽阔,山水林田湖草及其退化成因具有明显的空间分异特征,所需要的修复治理技术差异也很大。因地制宜地发展生态修复绿色技术既是我国国情的客观需要,也是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科技创新的重要内容。相对来说,我国东部地区生态资源丰富,社会经济发展条件相对较好,但人口密集、工业高度集聚,土水气多介质复合污染问题突出,已经对生态环境造成巨大压力;中西部地区分布大量生态脆弱区,其中以西南喀斯特石漠化、西北干旱区沙漠化、北方农牧交错带土地沙化、青藏高原高寒草地退化为代表的生态脆弱区最为典型,占国土陆地面积70%以上;其生态系统表现出对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高敏感性。尽管我国生态治理取得积极进展,但是按目前的治理速度,与实现美丽中国目标尚存差距。因此,迫切需要针对不同区域,在系统治理及工程建设的总体要求下,因地制宜发展生态修复绿色技术与装备,为不同区域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提供技术支撑。
 
  把握可持续性特征,急需促进生态治理与产业融合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实质上,山水林田湖草把生态文明建设与广大人民的民生问题联系在了一起。我国生态脆弱区覆盖了75%的贫困区,多分布在江河源头地区和内陆地区,长期面临贫困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双重压力。这些区域资源环境系统稳定性差,抗干扰能力弱,在全球变化和人为活动双重影响下,生态系统服务功能逐渐减弱,严重威胁着区域生态安全和可持续发展。只有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两山”理论,促进生态治理与产业融合发展,才能实现山水林田湖草的可持续治理。因此,如何通过提质增效来守护“绿水青山”,促进地方社会经济发展已经成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难点,而这不仅需要技术创新,还需要制度创新、模式创新等,合力推动“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近年来,中国科学院联合相关院所及高校力量,不断深化与地方、企业等合作,持续推进区域生态治理与产业融合发展,在“渤海粮仓”“海洋生态牧场”“生态草牧业”等方面取得显著进展,可以为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与生态产业发展提供支撑与示范。